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周雄波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周雄波:油画肌理下的水墨意趣

2015-08-13 11:13:0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黄颖图
A-A+

  第一次见到周雄波,是在他位于福州仓山的工作室。敞大的茶桌前,他正与一位被其称作老师的先生,一边喝茶一边闲谈。以茶会友,是周雄波日常生活的常态,往来者,多为当地的学者和艺术家,大家在此海阔天空,交换着各自对生活、对社会、对艺术的思考。   不过,更多的时候,在这间清简的工作室里,只有周雄波一个人。雄波本质上是个安静、内敛的人,尤喜独处。静静地呆在这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伴着茶香,琢磨琢磨事情、梳理梳理思路,往往一整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滑过去了。他十分享受这样的静默,视其为“自己与自己对话”的时光。   有意思的是,周雄波近期的油画作品——《诸子》系列,灵感便出自这种“自己与自己对话”的状态,以及他与身边文人雅士“推(茶)杯换(茶)盏”间体悟到的种种。   《诸子》最初的几幅作品,同一画面上常常出现两个有着相同的瞬间动态的人物,这两人其实是同一个人,那情形,类似几何学中的镜像。两个凝固在同一时间点的“自己”,在周雄波看来,岂不正如一个陷入沉思的个体?在大脑空间里,自问自答、自我搏弈,通过独立思考,摆脱困境,寻求出路。这是作品主人的生活常态,亦是所有具备独立人格的个体至关重要、也是不可或缺的人生体验。在自我对话中“消磨”掉许多时光、而且无疑还会继续“消磨”下去的周雄波,选择这个题材切入新一轮的创作,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   《诸子》系列后续的作品,周雄波的创作主题开始发生转变,画面转而聚焦他身边最熟悉的一群人——福建的知识分子,也就是他茶聚时的常客。长期而深入的交往,周雄波自信对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人生理念以及情趣情致有着较为全面而感性的认识。如果能将这些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福建当下知识分子的精神面貌和人文情怀的形象,定格于画面,他觉得应该会很有意思。   与这些亦师亦友的长辈抑或同辈的长期的交流交往,在周雄波看来,无异于一场又一场精神的盛宴。正是在这些看似天马行空的闲聊中,思想碰撞了、思路拓展了、灵光乍现了,他自觉受益匪浅。《诸子》将传统人物画精神与当下人物油画探究相融合的创作思路,源自那些形单影只的自我对话,却明晰于随后的创作实践以及这样的“头脑风暴”中。用画笔记录下他们,或许也可以看作是画家向这些精神盛宴致敬吧。   让我们来看一看人物油画《诸子》。   去掉油画中的色彩关系,以黑白代之,构图大量“留白”——画者将油画,这一源自西方的艺术形式,画出了中国水墨山水的意趣。东方绘画语言的融入,令《诸子》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雅淡质朴的气质,辨识度很高,观者很容易从一众油画作品中看到它,并且记住它。   整个画面弥漫着细腻而文雅的灰度感觉——文人画中的笔墨趣味所形成的特有的灰度感觉。显然,画者在有意无意间接受了文人画笔墨趣味的影响,这才有了画笔下轻淡、克制而又不失优雅的表达。不过我想,这刻意呈现的“灰”,大约也与画者当下散淡、沉静的人生体验不无关系吧。   1998年,周雄波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此后一直从事美术培训工作。事业顺遂的他,却在毕业十多年后,出人意料地选择重返母校继续深造,并于2014年获得艺术硕士学位。这一年,周雄波恰好40岁。四十不惑,果不其然。周雄波说,这两年,内心深处回归纯艺的欲念愈来愈强烈,大学毕业后,自己虽然从未远离过绘画,但终究不能专注其中。在艺术周边游游荡荡了十数年后的今天,他心里已经十分确定:以后的岁月,自己将与绘画为伴。他需要画画,单纯地画,心无旁骛地画。   造型能力强大的周雄波对人物油画情有独钟,绘画速度快,往往一挥而就。但这一次,他却迟迟没有动笔,而是任由思绪在大脑中纵横驰骋。画什么?怎么去画?这个困扰着每一位艺术家的问题,同样困扰着周雄波。其实绘画就像写作,节奏并不完全为艺术家自己所掌握,也许前十个小时还不明确从何下笔,后一小时却豁然开朗,一下子顺畅了。   常态生活中令周雄波感触最深的两种状态,解决了他“画什么”的问题。然而,应该“怎么去画”呢?   此时的周雄波早已不像年轻时期,纠缠于素描够不够写实、是否细致、色彩运用是不是很有功夫这种东西上,他知道无止境地陷入其中,只会消耗艺术家对于本质生活的那种热爱和想要表达的那种本能。的确,绘画的语言靠的是一种情绪的、灵感性的东西,重要的是艺术家的自我认识和情绪的投射,而不是某种“可靠”的技法。如今,他更多地考虑应该用什么样的绘画语言,才能够画出足以承载自己的情感与情绪的作品,它们必须带有鲜明的个性,并且,格调不俗。   酝酿情绪、整理思路、调整结构,周雄波往返其间,直至某一天,时机、气氛都对了,《诸子》也便应运而生。   《诸子》借鉴了传统国画构图上常见的特色——“留白”,不着意于背景的处理,留有大片的空白,至多以竹——周雄波最喜爱的植物来平衡画面构成,营造出清雅、幽静的气息。因为没有确切的时间和空间指示,去掉了具体的情节,《诸子》反而留给观者更敞大的遐想空间。此外,画面上也鲜有物体景物出现,艺术家仅凭人物的神情与形态,给人以简单而又深刻的印象,同时传递出某种经过提炼的、抽象化的意味。   在《诸子》最初的作品里,周雄波选择以较为简单的色彩关系去表达画面,技法上也力求单纯。几幅画后,他开始尝试采用中国水墨画的方式,弃用色彩而单用墨色画成。于黑色中加入不同程度的调色剂,以做成不同层次的墨色,颜料较薄,追求一种半透明的空灵感觉,让人极易联想到中国水墨画中的淡墨轻染,以及由此延展开来的雅淡的抽象意境。虽只黑白两色,然浓淡不一的万千墨色,其表现力绝不亚于多彩多姿的西画用色。看来,有时候单纯就是一种力量。   周雄波采用了西画的素描造型方法塑造人物,却又并不拘泥于形似与美感。艺术家利用油画布白的底色和底纹肌理效果,同时对边缘线进行合理的处理,以达到虚实结合、以虚为主的画面效果。显然,周雄波造型的重点,不在于人物外在的特征,在乎其内在的精神气质。朴素的人物、简约的线条、空灵的构图,艺术家笔下展现的,正是那种轻物欲、重精神的高尚气质和人文情怀,个别人物的写真不是焦点,对画中人物所代表的整个社会阶层的注释才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周雄波的人物油画,无疑一脉相承了中国传统人物画的精神。   其实,所谓将东方文化融入西方绘画,并非简单粗暴地植入某些东方元素,而是画者自然而然地将血液里流淌的东方思维融入绘画。如周雄波这般,用一种水墨的绘画意识来画画,窃以为,更接近“融入”的本质。   随着创作的深入,周雄波对于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以及如何去表达越来越明确,下笔愈发自信与自由。从画面上黑与白的微妙变化、形体的节奏感、笔与笔之间的衔接与叠加,不难发现艺术家的笔触渐趋松动洒脱,观画者的情绪也随之愈发轻舒。力求“心笔”合一的同时,周雄波也在有意识地提纯自己的油画语言,逐步放弃一些过于刻意的东西,克制过于感性的表达,让作品渐渐趋于平静和自然。克制,无疑是艺术中是最重要的东西,画家可以在局部迸发出感性的力量,但整体上需要某些恒定的东西。《诸子五》,便是周雄波“克制”之下的力作。画面看似云淡风清,但艺术家藉由人物所要传递出来的精神气质与人文情怀,却如潺潺溪水,一点一点渗透出来,轻盈缓慢却不失力量。   再来看看周雄波的另一个油画系列——《武夷印象》。   若非被冠以“武夷印象”,观者似乎很难将作品与武夷山联系起来。没有丹霞地貌,没有九曲溪,没有人们印象中武夷山的种种标志性景致,周雄波的《武夷印象》,画面上只有一条路——往远山或是林子深处延伸的路,以及路两旁的林木。颜色很少,依然轻薄,给人一种雾蒙蒙的缥缈之感。想来画者描绘的重点,不是武夷山,而是武夷山曾给他带去的静谧、悠远而又捉摸不透的感觉。艺术家内心之敏感与浪漫,由此可见一斑。   都说画如其人,不过,用“画如其心”形容周雄波或许更为贴切些。他的油画作品,无论是《诸子》,还是《武夷印象》,无不散发着细致清雅的味道,与画者粗糙的外表相比,显然更接近其敏感、沉静而又抒情的内心。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周雄波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